一只干花(╯ᕡὤᕡ)╯

咸鱼一只,翻个身

关于爱的全部02

龟速码字。透白新的试水
小学生文笔
哪里有问题求指点(´д⊂)
难产。悲伤。

正文

勇利挂掉维克托的视频以后,瘫在椅子上一脸懵逼。

“对于勇利来说,有想过怎么吗?”维克托在视频里这么问。

其实勇利觉得,当时维克托没有出现的话。也许,他早就消沉了。

对他来说:未来究竟在何方?是想要和维克托一起继续下去吗?

勇利今天晚上睡的并不踏实。虽然心态稳定了少许,可是仍旧会胡思乱想。

他在上个赛季的优异表现被外界媒体称作『日本大器晚成的王牌』。不可否认的是『大器晚成』这个词。

上个赛季他体会到了爱,这个赛季又有什么全新的东西供他揣摩的?

勇利躺在床上,用枕头盖住了脸,三月末的长谷津,还是有些冷啊。

早晨。
晨跑是一个好时候,在跑步时总能想出平日里想不到的东西。
勇利带着耳机,耳机里放的是yuri on ice。
『这个曲子为胜生勇利这个人量生订制,除了他世界上再也没有能把这个曲子演绎的如此美好的人。』这是某个杂志上写的。

勇利并不清楚是不是会有人能把yuri on ice滑的比他还好,但是他清楚比他强的并不只有维克托一个人。克里斯,披集,JJ这些都是旗鼓相当的劲敌。

“呼——”没有维克托和马卡钦的晨跑真是寂寞啊。

冰之城堡。
“yuri——”美奈子老师早早的就等在冰之城堡,想要询问一下勇利关于编舞的事情。

为自己编舞还是头一次,勇利想要征询一下切雷斯蒂诺和美奈子老师的意见。可是现在连主题都没有敲定好。

“yuri,你还是没有想好吗?”美奈子百无聊赖的看着勇利在冰面上滑动着,撇了撇嘴。
身为胜生勇利的芭蕾老师的她,也没有多大的关于主题的建设性意见可提。

美奈子见学生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的说着:“嗯……那就滑你想表达的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勇利在冰上的身形顿了顿。自己……想表达的东西……

随意又晃了神,我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隔了一层很厚的窗户纸暂时捅不破啊。

“美奈子老师,我想先做一点基本的练习。”

美奈子见勇利还是毫无头绪,便不再说话。

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那个漂亮的俄罗斯人,现在在做什么,是在休息吗?还是说回归冰面了在和别人一起练习……

仍旧不适应维克托不在身边的空虚……

晚间。勇利在sns上看到了一则关于自己的猜测。

是想要独占冰上的皇帝还是想要守护他?因爱而变强的胜生勇利才是胜生勇利啊。

所谓的强大是什么?

勇利鬼使神差的点开了论坛,匿名发布了一个帖子。

前脚刚发完帖,维克托后脚一个视频call了过来。

“yuuri~♡”
“victor!”勇利有些惊喜的看着维克托。

今天的维克托看上去状态意外的棒。
“哇哦,勇利,很开心吗?主题有眉目了?”

“不……不知道……大概还在飘忽飘忽,忽悠不定的状态吧。”勇利不敢太笃定,只是大概的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于是又问起了对面的爱人,“维克托呢?”

“Secret~”对面的人咧开了他的心形嘴,“对于勇利来说,这也许是个惊喜也说不定~”

听到惊喜这个词,勇利立马有了不好的预感。维克托肯定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心思来做这个主题的构思。

自己好像拿金牌的机会又渺茫了一分( ̄o ̄)
是不是该洗洗睡了?

勇利晃了晃头,清理了一下脑子里的想法。
无论怎么样他都要努力。

在挂断了维克托的视频以后,勇利打通了切雷斯蒂诺的电话。
“呐……切雷斯蒂诺,我近几天能飞去底特律和披集一起训练吗?”勇利有些小声的问,毕竟切雷斯蒂诺之前一直是他的教练。

切雷斯蒂诺听到之后,沉默了几秒,就在勇利以为不行的时候,他突然说:“好啊,披集也很想你。”

勇利听到这个几乎泪崩:“多谢你啊,切雷斯蒂诺……”

“勇利打算什么时候来呢?”切雷斯蒂诺想要搞清楚勇利的行程,好进行规划。

“嗯……”勇利沉吟想了一会,“明天给你准信。”

“OK,这样有干劲的勇利也还真是少见。”

勇利在切雷斯蒂诺的印象中是个不自信而且优柔寡断的成年日本男性。尽管是个温和而疏离却不失有礼的日本男人,但是从眉毛中仍能看出骨子里的倔强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勇气。

把切雷斯蒂诺的电话挂断,再看论坛上的回复。勇利发现他似乎找到了不错的想法。

两天后,底特律。
“ciao,ciao.切雷斯蒂诺,好久不见。”勇利提着心里看着教练。
“yurri~好久不见!在日本过的好吗?”披集心痒手痒,于是拉着勇利来了个九连拍。
po上自己的sns并配文:你们的日本王牌在我这里。后面还跟了个♥️。

“嗯。正在打算在底特律多呆些日子。”勇利笑了笑。




TBC……

虽然说很努力在码字了,仍旧是龟速,剧情又被我吃了。

头一次发文有一个收藏超级开心。

身为维勇当不抛弃不放弃。
好的,各位晚好。

见笑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