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干花(╯ᕡὤᕡ)╯

咸鱼一只,翻个身

关于爱的全部


透白新的试水。
ooc属于我,角色也属于我

正文

对于这个以爱做主题的赛季,勇利很满意。他头一次在世界级的冰场上拿到这么前的名次。还收获了与维克托的感情。

『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勇利这么说。他是如此迫切的想要与维克托站在冰面上再次竞技。
那个现代的冰上传奇一直都是他追逐的方向。

勇利有点迷茫。从他听说维克托想要回归竞技以后,就有点不切实际的感觉。

“yuuri,下一个赛季的主题定下来了吗?”那个桃心嘴的男人很兴奋,圈着马卡钦坐在沙发上。

“嗯……还在想,但是……”维克托不在身边啊。勇利有些不安。

在大奖赛结束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陪胜生勇利回到了日本玩了一个月,又匆匆忙忙的被雅科夫撵回了俄罗斯。

“勇利,我不在身边真的没问题吗?勇利~”维克托有些担心的缠着勇利问。

“没问题的……吧……”勇利有些不自信。这是这么久以来,维克托第一次不在自己身边这么长时间。

维克托刚离开的那几天,勇利就感觉到了很大的不适。练习完之后抬头看维克托以前站立的地方,空空如也。

勇利擦了擦汗,滑回围栏边喝水。手机打开了sns,看到的第一条就是维克托正在练习的照片,勇利笑了笑,顺手点了个小红心。

往下翻就是披集,勇利的一个泰国朋友。这个拍照的人绝对不是披集,披集一直以高超的摄影[自拍]技术而极具辨识度,肯定是切鲁斯帝诺。

勇利突然见到了维克托发来的信息。

『勇利~有没有好好练习?』勇利看到这条消息有些发怔。

西郡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看到勇利这个样子,开始毫不留情的嘲笑。

“我说啊,yuuri你的魂是不是被维克托那家伙带回俄罗斯了?”西郡咧着嘴歪笑。

“欸……西郡,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沉默属于西郡。

“呐呐,yuri有没有决定好这个赛季的主题?”
“应该超感动的吧!”
“能透露一下吗?”

勇利瞅着冰迷三姐妹有点不知所措。其实他心里毫无头绪,即使是他答应了维克托自己编舞。

夜。
维克托一个视频电话打了过来。
“yuri,好久不见!”视频另一端的男人咧开一个夸张的笑容。
“呐,victor,晚上好。”
“yuuri~话说你想好了花滑主题吗?”

怎么是这个话题。勇利的心嘎嘣一跳沉入了胃里。面上不动声色盐盐一笑。

“还………还没有……”勇利弱弱的回答到。
荧幕上的银发男人露出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还笑了笑。
勇利顿时身上冷汗直冒。vi...victor好可啪——

维克托扶额,随即就有些严厉的问他:“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进展?”

勇利十分想脱口而出『还不是因为你不在身边』,却十分强行的忍在了喉咙里。

不行,不能这么依赖维克托。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