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星辰一个花

咸鱼一只,翻个身

突然想起了备×香和香×乔妹。

论“妻奴刘备有一个异性的软妹情敌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刘备:草帽子。Q△Q我只有老婆了。

当香香和乔妹开黑的时候,刘备一个人抱着草席子哭的委屈巴巴,想想就好笑










开黑真事。

大乱斗抽中了孙尚香。我方有个马可波罗,ID孙尚香是受

孙尚香:喵喵喵?你全家才是受。

严重OOC预警,然后私设如山
主备香白鹊铠约
望指出哪里不足  非常感谢。

临床三枝花 鹊(内科) 香(外科) 铠(妇产科)

大概就这样 还有李元芳等副cp


在整个以各大医校出名的W军区,存在着一些不一样的科室。例如,以临床出名的Z大。在Z大,你可以不认识大学校长天美,但是一定要认识临床的学生。临床被称为Z大最可怕的系,你要问我多可怕?你数数转系和重读的就知道了。

悄咪咪的占个tag

想写关于王者人物的医院Paro

有人看嘛?主铠约 备香 白鹊的那种
悄咪咪嗯

没有标题

对于竞赛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来说,胜生勇利是个劲敌。















可是对于coach尼基福罗夫先生来说,勇利他是一块独一无二的,无论是体积还是体重还是成就的金牌。

关于爱的全部 03

效率低下,努力码完
角色是你们的,ooc还是我的
维克托啊祝我好运吧

正文

底特律的训练冰场上来了一位女士,据说是一位退役前十分优秀的运动员,如今改行做了导演兼编剧。

“切雷斯蒂诺,那个勇利,真是成长的很快啊。”女士这么说。

“勇利他是有点玻璃心。”切雷斯蒂诺笑眯眯的看。“自从维克托教导过后改变了很多。”

女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冰上的勇利。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样的勇利似乎仍旧欠缺了什么。女子一两星期都来看勇利的练习,搞得披集还以为这个女士是个勇利的死忠粉。

“你好,勇利。”女士在勇利回到围栏边喝水的时候率先打了招呼,“我是您的忠实粉丝。”
“你好,我是胜生勇利。”勇利有些战战兢兢的跟女子打了招呼。
“你的四周跳很漂亮。”听到这里,勇利挠了挠头,他一直苦练四周跳,但是成功率不高。
“我觉得你的四周跳可以这样……”

两个人这样几乎聊了有一个星期。
女士看着勇利的四周跳越来越有起色,便再也没来过训练场。

“ciao ciao!川子……嗯?……OK……嗯嗯。”
这厢刚挂了电话,维克托又打了进来。

“ciaociao,切雷斯蒂诺。”
“ciaociao,coach victor. 怎么会突然打电话进来?”切雷斯蒂诺单手举着手机问电话那端的银发男人。
维克托也直奔主题:“勇利那边,练习怎么样了?”
听到这里切雷斯蒂诺笑开了:“进展不错。话说,yuri开始有点像钻石了。”


两周后。
“多谢你们了,切雷斯蒂诺,披集。”勇利双手合十,感谢面前的教练与好友。
“yuri~确定这个时候回去嘛?”披集举着手机依依不舍的问。
“嗯哪,因为节目编排已经决定好了,剩下的部分自己能够搞定。”
“勇利,有问题打电话。”切雷斯蒂诺冲勇利眨眨眼。
“嗯”,勇利温和的对自己的教练笑笑,然后对披集说:“披集也要加油啊!”

“既然如此,勇利!我们合照吧!”
勇利:喵喵喵???

长谷津。
勇利回到自家的温泉,首先跟维克托打了个电话。
“呐~维克托,我回到了日本。”勇利看着书桌上的维克托的照片,对电话说到。
“哇哦,为什么?”维克托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没什么。其实我一直在想。很小的时候维克托就是我追逐的目标,现在维克托也是。”
“yuri,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也是。”

勇利开始了日复一日的练习生活。四周跳没有什么大意外,就连拜托人写的曲子也试听完毕。

维克托,父母,优子,西郡……都在身后支持着我,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勇利想起了那个女士临走之前给自己留下的纸条。感动不已。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遥远的人?
不让你绝望,是你生活下去的力量,像信仰一样
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像春天遇到花开,相恋、结婚、一起生活。

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像是冬天,隔着冰看见浮上来换气的鱼,只能看着鱼换完气,沉到水下,没有后续。
一生都在努力靠近。
我爱的并不遥远啊。

勇利笑了起来,似乎看见了爱的存在。






ummmm写的什么鬼嘛嘤嘤嘤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关于爱的全部02

龟速码字。透白新的试水
小学生文笔
哪里有问题求指点(´д⊂)
难产。悲伤。

正文

勇利挂掉维克托的视频以后,瘫在椅子上一脸懵逼。

“对于勇利来说,有想过怎么吗?”维克托在视频里这么问。

其实勇利觉得,当时维克托没有出现的话。也许,他早就消沉了。

对他来说:未来究竟在何方?是想要和维克托一起继续下去吗?

勇利今天晚上睡的并不踏实。虽然心态稳定了少许,可是仍旧会胡思乱想。

他在上个赛季的优异表现被外界媒体称作『日本大器晚成的王牌』。不可否认的是『大器晚成』这个词。

上个赛季他体会到了爱,这个赛季又有什么全新的东西供他揣摩的?

勇利躺在床上,用枕头盖住了脸,三月末的长谷津,还是有些冷啊。

早晨。
晨跑是一个好时候,在跑步时总能想出平日里想不到的东西。
勇利带着耳机,耳机里放的是yuri on ice。
『这个曲子为胜生勇利这个人量生订制,除了他世界上再也没有能把这个曲子演绎的如此美好的人。』这是某个杂志上写的。

勇利并不清楚是不是会有人能把yuri on ice滑的比他还好,但是他清楚比他强的并不只有维克托一个人。克里斯,披集,JJ这些都是旗鼓相当的劲敌。

“呼——”没有维克托和马卡钦的晨跑真是寂寞啊。

冰之城堡。
“yuri——”美奈子老师早早的就等在冰之城堡,想要询问一下勇利关于编舞的事情。

为自己编舞还是头一次,勇利想要征询一下切雷斯蒂诺和美奈子老师的意见。可是现在连主题都没有敲定好。

“yuri,你还是没有想好吗?”美奈子百无聊赖的看着勇利在冰面上滑动着,撇了撇嘴。
身为胜生勇利的芭蕾老师的她,也没有多大的关于主题的建设性意见可提。

美奈子见学生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的说着:“嗯……那就滑你想表达的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勇利在冰上的身形顿了顿。自己……想表达的东西……

随意又晃了神,我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隔了一层很厚的窗户纸暂时捅不破啊。

“美奈子老师,我想先做一点基本的练习。”

美奈子见勇利还是毫无头绪,便不再说话。

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那个漂亮的俄罗斯人,现在在做什么,是在休息吗?还是说回归冰面了在和别人一起练习……

仍旧不适应维克托不在身边的空虚……

晚间。勇利在sns上看到了一则关于自己的猜测。

是想要独占冰上的皇帝还是想要守护他?因爱而变强的胜生勇利才是胜生勇利啊。

所谓的强大是什么?

勇利鬼使神差的点开了论坛,匿名发布了一个帖子。

前脚刚发完帖,维克托后脚一个视频call了过来。

“yuuri~♡”
“victor!”勇利有些惊喜的看着维克托。

今天的维克托看上去状态意外的棒。
“哇哦,勇利,很开心吗?主题有眉目了?”

“不……不知道……大概还在飘忽飘忽,忽悠不定的状态吧。”勇利不敢太笃定,只是大概的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于是又问起了对面的爱人,“维克托呢?”

“Secret~”对面的人咧开了他的心形嘴,“对于勇利来说,这也许是个惊喜也说不定~”

听到惊喜这个词,勇利立马有了不好的预感。维克托肯定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心思来做这个主题的构思。

自己好像拿金牌的机会又渺茫了一分( ̄o ̄)
是不是该洗洗睡了?

勇利晃了晃头,清理了一下脑子里的想法。
无论怎么样他都要努力。

在挂断了维克托的视频以后,勇利打通了切雷斯蒂诺的电话。
“呐……切雷斯蒂诺,我近几天能飞去底特律和披集一起训练吗?”勇利有些小声的问,毕竟切雷斯蒂诺之前一直是他的教练。

切雷斯蒂诺听到之后,沉默了几秒,就在勇利以为不行的时候,他突然说:“好啊,披集也很想你。”

勇利听到这个几乎泪崩:“多谢你啊,切雷斯蒂诺……”

“勇利打算什么时候来呢?”切雷斯蒂诺想要搞清楚勇利的行程,好进行规划。

“嗯……”勇利沉吟想了一会,“明天给你准信。”

“OK,这样有干劲的勇利也还真是少见。”

勇利在切雷斯蒂诺的印象中是个不自信而且优柔寡断的成年日本男性。尽管是个温和而疏离却不失有礼的日本男人,但是从眉毛中仍能看出骨子里的倔强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勇气。

把切雷斯蒂诺的电话挂断,再看论坛上的回复。勇利发现他似乎找到了不错的想法。

两天后,底特律。
“ciao,ciao.切雷斯蒂诺,好久不见。”勇利提着心里看着教练。
“yurri~好久不见!在日本过的好吗?”披集心痒手痒,于是拉着勇利来了个九连拍。
po上自己的sns并配文:你们的日本王牌在我这里。后面还跟了个♥️。

“嗯。正在打算在底特律多呆些日子。”勇利笑了笑。




TBC……

虽然说很努力在码字了,仍旧是龟速,剧情又被我吃了。

头一次发文有一个收藏超级开心。

身为维勇当不抛弃不放弃。
好的,各位晚好。

见笑了。

关于爱的全部


透白新的试水。
ooc属于我,角色也属于我

正文

对于这个以爱做主题的赛季,勇利很满意。他头一次在世界级的冰场上拿到这么前的名次。还收获了与维克托的感情。

『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勇利这么说。他是如此迫切的想要与维克托站在冰面上再次竞技。
那个现代的冰上传奇一直都是他追逐的方向。

勇利有点迷茫。从他听说维克托想要回归竞技以后,就有点不切实际的感觉。

“yuuri,下一个赛季的主题定下来了吗?”那个桃心嘴的男人很兴奋,圈着马卡钦坐在沙发上。

“嗯……还在想,但是……”维克托不在身边啊。勇利有些不安。

在大奖赛结束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陪胜生勇利回到了日本玩了一个月,又匆匆忙忙的被雅科夫撵回了俄罗斯。

“勇利,我不在身边真的没问题吗?勇利~”维克托有些担心的缠着勇利问。

“没问题的……吧……”勇利有些不自信。这是这么久以来,维克托第一次不在自己身边这么长时间。

维克托刚离开的那几天,勇利就感觉到了很大的不适。练习完之后抬头看维克托以前站立的地方,空空如也。

勇利擦了擦汗,滑回围栏边喝水。手机打开了sns,看到的第一条就是维克托正在练习的照片,勇利笑了笑,顺手点了个小红心。

往下翻就是披集,勇利的一个泰国朋友。这个拍照的人绝对不是披集,披集一直以高超的摄影[自拍]技术而极具辨识度,肯定是切鲁斯帝诺。

勇利突然见到了维克托发来的信息。

『勇利~有没有好好练习?』勇利看到这条消息有些发怔。

西郡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看到勇利这个样子,开始毫不留情的嘲笑。

“我说啊,yuuri你的魂是不是被维克托那家伙带回俄罗斯了?”西郡咧着嘴歪笑。

“欸……西郡,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沉默属于西郡。

“呐呐,yuri有没有决定好这个赛季的主题?”
“应该超感动的吧!”
“能透露一下吗?”

勇利瞅着冰迷三姐妹有点不知所措。其实他心里毫无头绪,即使是他答应了维克托自己编舞。

夜。
维克托一个视频电话打了过来。
“yuri,好久不见!”视频另一端的男人咧开一个夸张的笑容。
“呐,victor,晚上好。”
“yuuri~话说你想好了花滑主题吗?”

怎么是这个话题。勇利的心嘎嘣一跳沉入了胃里。面上不动声色盐盐一笑。

“还………还没有……”勇利弱弱的回答到。
荧幕上的银发男人露出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还笑了笑。
勇利顿时身上冷汗直冒。vi...victor好可啪——

维克托扶额,随即就有些严厉的问他:“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进展?”

勇利十分想脱口而出『还不是因为你不在身边』,却十分强行的忍在了喉咙里。

不行,不能这么依赖维克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