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干花(╯ᕡὤᕡ)╯

咸鱼一只,翻个身

方思明   你
假车

我和方思明,昨天晚上做梦都梦到了这个美人。

大概是甜的吧。
ooc,避雷。


这个江湖很大,大到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交于其中,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世故而圆滑,叫人猜不透。


这个江湖又很小,小到无人问津无人懂你,行色匆匆迷失方向,又是多少人的写照。


每天都匆匆忙忙的到处帮忙惩恶扬善。名气越来越大修为越来越高,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初入江湖时用香帅作为目标的你,真的想成为楚留香那样富有魅力,名满天下的人吗?


“我究竟在这江湖有什么意义。”初入江湖时的你的热血去哪了。你浑浑噩噩地离开门派,走在严州的小路上。


严州很好,很美。就连那个人都经常伫立在严州城的水岸边,神秘莫测,一个人静静的想着自己所想的事。


『你的义父……对你很重要吗?』初出茅庐的你问着那个人。却被他冷漠的拒绝回答。


原本是势不两立的敌对关系是什么时候发生了变化呢。



也许是在你脱口而出,说出『我们两个难道不是朋友吗?』以后吧。



方思明有点意外,只是一次无心的维护,竟然让你无视了立场,觉得他是朋友,那次临别前,他称呼你为『我的朋友』。


你怎么会不知道他是万圣阁的人,强大而神秘。


而有一次遇见他,是在任务上。他看见你跌跌撞撞解决掉目标的时候,开始觉得他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明明在他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还觉得你是个可塑之才。



而你也在纠结着为什么明明没有遇见他的时候可以独当一面,冷酷的像是个杀手,在他面前开始迟疑不决。



最终是无奈的叹了叹气,江湖江湖。



离不开的宿命,在你仍旧困惑着为什么苏蓉蓉会离开时,方思明给你传了封信,请你一同饮酒。


你的酒量早就在日复一日的竹叶青中锻炼的很好。可是今日你却觉得与他共饮的酒格外醉人。


平日里行走江湖喝酒误事的你开始放下心来与方思明一齐月下畅饮,甚是开怀。


那一晚的满足与愉悦是与别人饮酒不能比拟的,于是你开始回味那种滋味。


平日里行走江湖,偶尔会看见他,可是你不满足了,你开始不断的寻找他的踪迹。


严州城外的水岸,你常常远远地驾着马看着,即使被发现,也有任务做借口。



远远地看着真的好吗?



你们又莫名开始了飞鹰传书。



师姐总是笑你,儿女情长儿女情长,江湖人终究会有一段儿女情长。



你把每日门派里江湖上有趣的事情写给他,连同心里自己都未曾发觉的情意也磨进了墨里。


对灯剪影,惊鸿入梦。当你晚上入眠时,收到了他的传书,你几乎欣喜如狂。那张薄薄的信纸被你压在枕头下,随你一同入眠。


大抵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吧,你梦见了方思明。轮廓隐隐绰绰但又让你清晰的知道是他,是方思明。那个神秘的男人。那些亲密的动作,那些温柔的喘息。



你又从梦中惊醒。开始隔绝江湖。那个梦开始让你心神不定,掌门和师姐的关切照顾让你越发心忧。


方思明又请你喝酒,你迟疑了很久,最后月上中天时去赴了约。方思明仍然等在那里。他们你为何才来,你吞吞吐吐的说,门里有课业耽搁了。


他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看着你。你也看着他。



今晚的月光很亮很美,他逆着光,月光似乎独独怜爱着他,为他镀上一层温柔的清辉。你几乎要为这样的美景迷晕了眼。


他的眼眸也很美。像一颗无价的宝石。你又回想了之前送给他的宝石,似乎都不能与他的眼媲美。



“不是说好喝酒的么?”你笑着望着他,看他轻轻的递来一个酒杯。终于想到了不知道在哪儿看到的话。


『酒,不仅醉人,还醉心。可也看是谁醉你。』



你似乎想通了,并没有什么芥蒂的与他开怀畅饮。心怡的人与醇美的酒,月下对饮在此时真真胜过了独酌。方思明只是看着你。



他看你如此开心,便让你喝了个餮足。美酒与你。



看你醉的几乎不省人事的时候,才过来,在你唇角落下一吻,像是羽毛拂过一般,不愿意惊扰这份月下的美满。



当你第二天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时。你扭头就感觉到了脑子里宿醉的后遗症,和床头放着的醒酒汤,醒酒汤下压着的是方思明留给你的字条。



字如其人。上面只是简短的写着『等我回来。勿念。』



你觉得这个人真是讨厌,怎么可能勿念。你收拾好之后,又去接取了课业。



离开师门闯荡的日子总是寂寞的,师兄弟姐妹们索性同游。



在途径严州的小路上,你又见到了那个身形,你很肯定他回来了。



当你晚上再去那个熟悉的水边时,他仍旧静静伫立在那里,像一幅静谧美好的画。



黑色的衣衫,白色的长发,琥珀的眼眸。你鬼使神差的揽住他的腰身,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吸取着他身上清冷的香味。



他轻轻捏住了你的下巴,另一只手霸道的圈住你,低头直接吻上你的唇。



他的舌也微冰,在你的口中来回梭巡,像是一个高傲的王,巡视着自己的土地,侵占着你的呼吸。当那种香味也弥漫在你的口中时,你觉得胸口和脑中都被这个人所充盈、填满。



你试着回应他,张开嘴,用舌尖去试探着碰触他的舌,却被恶狠狠的缠住,拖出,就连口中的津液也被他占有,不能拒绝,无法拒绝。


当你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示意他放开你时,他把你圈外他的怀里。他很高大,你只够得到他的下巴。他把你藏在他的怀里。



不远处是师兄妹们好奇而八卦的眼光。



在方思明停止亲吻了之后他还把你抱着,他稍显凌乱的呼吸在你耳边拂过,你低着头,不住喘息着。他的声音如同药物一般,霸道强烈。



“看着我。”方思明说道。




可是你太慌忙了,手忙脚乱的想要从他怀里出来。“我……”



却被他桎梏住了手腕,绑在怀里。“你的枕头下是我给你的传书。”



“我给你的东西你也还留着。”



“你的我也留着。”



你听到这句话,急忙抬起头来看他的表情。却撞进了他的眼睛里。温柔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抿着的唇,白皙的肤色以及覆盖着面具的脸。



“方思明,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









写完了,渣文笔
求轻拍,求指错。
这儿花花

凭记忆摸鱼

暗香小姐姐  
这里花花    游戏坐标   声声慢流云共雨    和   载酒同游

我们可以一起玩吗

在华山合影。

有次直接从剑阁飞到严州,半路摔残,等人来救,摔死前还拍了一张。
基友问我还飞吗。我回复她再也不拍照了

狗年都没有改变的错字习惯,努力吧。

墨水啊彩墨。

二十八星宿之一的觜火

悄咪咪的占个tag

想写关于王者人物的医院Paro

有人看嘛?主铠约 备香 白鹊的那种
悄咪咪嗯

没有标题

对于竞赛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来说,胜生勇利是个劲敌。















可是对于coach尼基福罗夫先生来说,勇利他是一块独一无二的,无论是体积还是体重还是成就的金牌。